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手卡 > >正文

六朝仙侠传最新章节_正文 第160章 西境战起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盐城新闻网
 

    . ,六朝仙侠传

    不过关于绿萝仙子和截教,周诚一直有个疑惑的地方,那就是曾经他与绿萝仙子详谈过,但在绿萝仙子的记忆中,只记得自己曾经是碧宵的侍女,也只是模糊的记得截教的存在,一些截教的核心,还有上一次诸圣之战时的具体情况,绿萝仙子却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一个太乙玄仙,后来更是进阶为大罗金仙的存在,记不清曾经发生过的最重要的事情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无论是绿萝仙子自己还是周诚都知道,绿萝仙子之所以没有那些重要的记忆,应该是因为有绝顶恐怖的存在抹去了她的这些记忆片段。

    而除了绿萝仙子之外,中土道门中即便东方朔这位准圣也是在洪荒破碎后才诞生的,即便更早的石申甘德也没有经历过洪荒时代,而其他一些可能是远古灵魂转世之人,也统统没有了诸圣之战的记忆。

    同时无论是中土还是其它四大部洲,表面上关于洪荒破碎那场诸圣之战也没有过多的记载。

    而且周诚发现,即便在其它四大部洲流传的神话传说中,也与他所知的有很大的出入。

    比如周诚在时空长河中从金灵圣母身上看到碧游宫中的截教高层,除了那位混元圣人之外,截教首徒多宝道人和女仙之首的金灵圣母都应该是圣位存在,而殿中还有几位截教高徒从气息判断也距离圣位不远,但是在四大部洲的神话中,截教除了圣人教主之外,多宝道人和金灵圣母等人都只是大罗金仙道行。

    甚至还有传言,如今西牛贺洲灵山中的那位如来就是多宝道人叛道入佛后的身份。

    道门弟子叛道入佛本也并不稀奇,毕竟像文殊等人也是叛道入佛的,但是这些人终究只是大罗境界,而多宝多人却是已经证道的圣位存在,证道之后如何叛道?以周诚如今的见识自然知道这是万万不可能的。

    周诚可以肯定,上一次诸圣之战中有着巨大的隐秘,整个洪荒世界也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掩盖整个洪荒世界的历史,甚至抹去所有人的关键记忆,周诚都无法想象这究竟需要多么恐怖的道行?

    出了斗姆星宫后,周诚立于混沌之中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神念向着洪荒世界涌去。他的神念如同巨大的潮汐席卷过洪荒世界。

&军海治疗癫痫nbsp;   在北俱芦洲周诚感应到数道庞大的气息引而不发,这些气息正在不断凝聚,无数的道韵在不停的交织,这几道气息周围,一个个世界仿佛正在孕育,北俱芦洲中隐藏的上古强者正在进行着冲击圣位的最后阶段。

    与北俱芦洲临近的漠北大草原深处,这里不知何时出现了四座巨大的宫殿,四座宫殿分四象之位而建,在大殿之上的虚空中,隐约间各有一座金色的浑天仪虚影浮现,同时一条宽阔的直道也从这个地方向着中土腹地延伸,将这个最北端的地方与中土的北方重镇云中郡相连。

    “单纯以功德之力提升的道行终究不算圆满,四位先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若能镇压北俱芦洲这些远古强者,倒是四位先贤真正的证道之机。”周诚在心中默默思量,让四位先贤镇守北境,也正是周诚考虑到他们的证道机缘才如此安排的。

    中土的西域有座名为贵山城的城池,这里本是原西域大宛国的都城,后来整个西域都被道门掌控,大宛国自然也不复存在了,原本西域大地上的寺庙禅院都被毁去,换成了一座座道观,而贵山城如今也成了道门星辰卫的驻地,成为中土与佛门交战的最前线。

    贵山城头桓玄一身铠甲,腰间挂着那枚可以操控整个星辰卫的令牌,在他的身侧李玄真等大量的云台精英弟子在列,而城外数万星辰卫大军正与灵山佛兵激烈的交战。

    佛门以香火信仰之力练兵,那些佛兵一个个看起来金光熠熠,整个天地仿佛都被渲染成金色。而星辰卫则是以周天星力为根本,星辰卫所到之处仿佛星空相随,一时间西域贵山城外倒是泾渭分明。

    这样的战争几乎每天每时每刻都在贵山城外发生着,不过今日在佛门一方普贤菩萨身旁又出现了两个陌生的面孔。

    普贤也是大罗巅峰的道行,坐下骑着白象,他每一次出手,就得桓玄和李玄真等人联手方能抵挡。

    而今日出现在普贤身旁的两人每一个气息都不弱于普贤。

    其中一人男身女相,身上既有男子的阳刚勇武之气,也有女子的温婉秀美之感。她立于一座莲花台上,周身竟然有着若有若无的世界气息,显然这是一位已经触摸到圣位边缘的半步准圣。

    还有一人则是老者容貌,坐下有一头虎头、独角、犬耳、龙身、狮尾、麒麟足的异兽。当看到这两人出现时,整个西境的云台弟子都如临大敌。

    “小儿癫痫的诊断师弟,那莲花之上的是观音,那老和尚就是地藏,他坐下的异兽名为谛听,这畜生道行不在一般的大罗之下。”桓玄右侧一个身着道袍,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年轻道人开口说道。

    这年轻道人虽然看起来比桓玄还小,但却称呼桓玄为师弟,而且实力丝毫不在桓玄等人之下,他的身上甚至有功德之力若隐若现,此人正是玉衡道人的弟子,刘徽转世后的祖冲之。

    “我合星辰卫之力可以与普贤和白象抗衡,祖师兄有浑天仪护体,单独对上地藏或者谛听应该不成问题,玄真师叔也可缠住其一,只是那观音本就实力高绝,我们这里无人是他对手啊!”桓玄眉头紧皱的说道,佛门三大菩萨亲至,对西境的战事影响巨大,如今中土道门要对四方进行防守,高层战力也是捉襟见肘。

    “要不要请东方先生或者少掌教出手?”一个云台内院弟子试探性的建议着。

    桓玄举起手来摆了摆答道:“如今掌教不在,无数眼睛都盯着中土,东方先生一旦出手便会给其它准圣以可乘之机。同样璇玑图也不能轻易离开云台山,不到万不得已东方先生和少掌教也绝不会贸然出手的。”

    “那便死战吧!”李玄真看了一眼佛门的阵营,淡淡的说了一句。

    在西境虽然桓玄是主帅,但李玄真却是与云台九子同辈的人,这里他的辈分算是最高,而且当年李玄真还在黛眉山与桓温并肩作战,两人也算生死之交,桓玄对李玄真也一直一叔伯之礼相待。

    随后李玄真将手中金光镜一抛,随着金光镜出现,万道金光射向佛门,贵山城的战争再一次打响,无数的佛门弟子和道门弟子战在一起。

    几乎同一时间,桓玄身上涌起一道磅礴的星力,而后桓玄的气息与整个星辰卫连为一体。见到桓玄出手,佛门之中普贤轻轻一掌按在坐下白象头顶,而后出了阵营,在虚空之上与桓玄交战在一起。

    “不曾想原本已经落败的道门竟还能有如此实力,区区中土弹丸之地,不过百年时间竟然再造一方大教,这道君果真是惊才绝艳之辈!”地藏的目光也从道门弟子身上扫过,当看到桓玄、李玄真、祖冲之等人后,这位佛门大菩萨也由衷的赞叹道。

    不过赞赏归赞赏,地藏也知道此行的目的,话音落下之时他也骑着谛听向道门杀来。

    谛听一声嘶吼,一圈无形的涟漪荡开,原本融为一体的星力都出现了剧烈的波动,好在此时一座巨大的浑天仪出现在贵山城上石家庄癫痫病是怎么治疗的空,而后无数金色锁链延伸向虚空,瞬间就将整个空间封锁。

    浑天仪一出,整个贵山城战场范围内星力更盛,祖冲之虽然单打独斗的实力不强,但他的元神就是一座浑天仪,在元神运转之间,整个战场范围内秋毫必现,他可以最大限度的发挥己方实力,同时还能找到对手大量的弱点。

    顷刻间西境出现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道门十万星辰卫对战佛门数十万的佛兵,桓玄与普贤菩萨在虚空中斗得难分难解,祖冲之配合着李玄真等人与地藏也是旗鼓相当。

    而此时佛门一方那位半步准圣的观音却一直没有出手,同样周诚也在混沌之中远远的看着这里。

    周诚的神念关注着西境贵山城,但是却并没有停留在这里,而是继续席卷整个洪荒世界,很快他的神念又扫过了云台山,在云台山中苏若兰与云台七子也正通过一面水晶看着西境的战争,看样子她们对那里并非置之不理。

    观音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终于她将原本托在掌心的玉净瓶往前以倾斜,将瓶口对着贵山城方向,顷刻间一股如清泉般的流水从瓶口流出。

    原本只是普通大小的玉瓶,一开始也是手指粗细的一股水,但是当瓶中水流落下的时候,在天空中竟然变成了滔天巨浪,而且这些也不是普通之水,而是被称为清净之水的一种蕴含神通的宝物。

    虽然清净之水这名字听起来不错,但实际上在这种水一旦被人沾染就真的应了清净二字,人会变得无欲无求,甚至毫无思想意志,一切全凭观音摆布。

    大罗之中也分三六九等,也不是随便什么大罗巅峰都能称之为半步准圣,而观音尚未真正出手,只是清净之水落下,蕴含功德之力的浑天仪就被一点点侵蚀,星辰之力也被不断的压缩,如此实力自然当得起半步准圣之称。

    云台观的大殿之中,苏若兰和云台七子都看着西境的一举一动,当看到观音倾倒下清净之水时,瑶光第一个按奈不住站起了身来:“观音已经出手,玄真师弟和师侄他们有难,不如让我去西境吧!”

    “且慢,这才只是开始,他们就是要一步步逼的我们底牌尽出,最后迫使掌教出手,我们坚持的越久,就能为掌教赢得更多的时间,西境那里自然有人应对,我们静观其变。”瑶光刚一起身,苏若兰便开口就叫住了她。

    随着这位云台少掌教道行大进,长久以来又大权在握,如今的苏若兰举手投足之间俨然有了一代女君的风范,当周诚癫痫遗传可以治疗吗离开云台之后,她仿佛将整个洪荒当作了一盘棋。

    瑶光见苏若兰成竹在胸的样子,便又坐了下去,而此刻水镜之中,西境的战场上也在顷刻之间发生了堪称逆转的变化。

    只见原本倾天而下的清净之水被定在半空中,一道无形的界限挡住了清净之水,那是一枚古朴厚重的金色大印,大印横在虚空之中,任凭观音的玉净瓶中流出多少清净之水,却始终无法真正的落到地面。

    同时一个巨大的轮回通道出现在贵山城上空,接着一个威严豪迈的声音在西境响起:“本帝君一生征战无数,唯一一败便是佛门所赐,观音菩萨号称半步准圣,乃是佛门高足,今日便让本帝君来领教菩萨神通吧!”

    听到这个声音,桓玄大喜望外的看向了轮回通道,再看到那枚挡住清净之水的大印时,他激动的向轮回通道喊道:“父亲!”

    “北太帝君......是帝君来了,太好了!”除了桓玄之外,许多云台观弟子激动的喊了出来,因为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他们并不陌生,正是已经贵为酆都鬼域之主,被周诚封为新一代北太帝君的桓温。

    声音落下,桓温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贵山城上空,如今桓玄一身黑色的帝服冕冠,只是这么一出现,便有无穷无尽的威势散发,在他的身后轮回通道依旧打开,甚至能看到其中一处宏伟的宫殿群耸立,从那宫殿群中还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涌入到桓温身体中。

    “大将军。”李玄真抬头看着桓温,他是唯一一个没有称呼帝君的人,还是如曾经在黛眉山时一样称呼桓温大将军。

    “玄真道兄别来无恙,这些人交给我吧!”桓温对着李玄真拱手说道,两人曾并肩在黛眉山与大阿修罗魔王一战,那种生死过命的交情不会因为身份地位的改变而有所改变。

    观音收回玉净瓶,普贤与地藏也脱离了战斗与观音并肩而立,三人都一脸凝重的看着桓温。

    虽然单轮道行桓温还比不上三大菩萨中的任何一人,但是桓温有北太帝君印这件功德至宝,同时酆都鬼域乃是天道之下孕育而生的产物,作为酆都鬼域的主宰,桓温等于拥有了一个世界之力的加持。

    一方世界就等于一方圣域,即便观音这位半步准圣也没有完整的圣域,在力量层次方面她还略逊于桓温。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