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彩妆 > >正文

继室子的为官路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135.第一百三十五章 三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盐城新闻网
 

    以下为购买比例未达到的防盗封,将会在时间到后解除封印么么哒

    李氏并不是什么难以相处的人, 这对准婆媳也一直十分融洽。

    当初才到谢家时, 朱红玉还是一副营养不良的黑瘦模样, 如今被李氏精心养了三年, 身量窜了一头上去不说, 一身皮肤也被养的水水润润。虽不如李氏和大姐儿白皙,却也有几分她母亲当初的光彩了。

    朱弦才进门时, 瞧见朱红玉穿着一身青白底绣着玉兰花的家常衣裳, 长发披在脑后,并没用簪子, 只在头上包了一张同色头巾。浑身气质温润而闲适,玉手如酥, 只打眼瞧着, 就晓得是太平人家的女儿。

    朱弦原本冷淡的神色渐渐舒缓了,带了几分暖意。

    谁能想到,三年前停下来固执的和谢笙说自己名字的怪人,竟能有这样的改变?

    “哥,你回来了, ”朱红玉觉得有风吹进来, 便回头看向门口,没成想正瞧见长兄含笑看着自己,她心里也一时高兴起来。

    这样的日子过得久了, 恍然便觉得之前经历过的一切, 都像是做梦一样, 似乎这样的岁月静好,才是他们真正该过的日子。

    朱弦这才进了门:“今儿怎么穿了这样的衣裳?”

    “这衣裳穿着轻便软和,也不必如何打理,我前儿在大姐儿那瞧见了,就特意做了一身,”朱红玉又笑道,“选料子时大姐儿还嫌我这青白色不好看,若要淡一些的,鸭卵青也行,偏我就瞧上了这个。”

    朱弦点了点头,没再发表什么评论。这些日子,朱红玉和大姐儿相处越发随意,双方都是有心好好相处的人,如今就连一些同胞姐妹都比不上她们。

    “小满到了时辰,去周先生治疗顶叶癫痫病需要花费多少钱那儿回话了,我左右无事,便先回了,”朱弦随着朱红玉席地而坐,也没什么样子。

    朱红玉瞧得心里欢喜,便道:“方才夫人那头叫人送了不少杨梅过来,我已洗净了,预备泡酒。”

    朱弦闻言一顿,看向朱红玉,抿着嘴不说话。

    朱红玉用手掩了唇边笑意:“知道阿兄你喜欢,已特意给你留了些起来,叫人用陶罐装了,湃在井水里呢。”

    朱红玉话音刚落,就有朱红玉身边伺候的小丫鬟捧了一盘子杨梅进来了。杨梅特意挑拣过,留的都是红的发乌的,冒着丝丝凉气,在这样的夏天吃,最是叫人觉着舒坦。

    谢笙就是这时候进门的。

    “小满少爷怎么这会儿来了,”朱红玉的丫鬟先瞧见了谢笙。

    “小满快来,尝尝我才用井水湃过的杨梅,”朱红玉叫了谢笙近前。

    朱弦等谢笙拿了一个在手里,才慢悠悠道:“你年纪小,吃上两个也就是了,可不许多吃,若闹肚子了,可要喝苦汁子的。”

    “慎之哥总爱吓我,”谢笙好歹是个学医出身的,朱弦这话虽真,也不至于两三个就能让他喝苦药。

    谢笙晓得朱弦喜欢杨梅,吃了一个之后,故意还要去拿,被朱弦横了一眼,赶忙故意躲到了朱红玉身后:“红玉姐快看慎之哥。”

    “阿兄你和小满闹什么,”朱红玉把谢笙护得牢牢地,甚至还直接伸手要拿一个给谢笙。

    朱弦连说都不想说了,往时也不见朱红玉这么宝贝李夷,只到了谢小满身上就不同了。朱弦脸上不高兴手上还是把盘子往那边推了推,好叫谢笙两个取用得方便些。

    谢笙只又吃完了朱红玉拿的那个,就不再吃了:“就要到用晚饭的时候了,再吃下去,只怕我就不怎么吃中药能治疗儿童患者的癫痫病吗?饭啦。”

    “那你快去,过会子夫人又要叫人来寻你了,”朱弦说着就要赶人。

    谢笙站起身,故意不看朱弦,只对朱红玉道:“红玉姐,我爹方才说,他已经递了折子进京,如无意外,皇上必然会召他回京述职的。京城和蜀州不近,可日子也是数得着的,他叫你们看可有什么要提前准备起来的,也是时候了。”

    最后一句是谢笙自己加的,却也没什么人会怀疑他说假的,尤其是现在,朱家兄妹都愣住了的时候。

    朱弦紧紧的扣住自己的手,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小满,还要劳你同夫人说上一句,我与红玉明儿再去给她请安。”

    谢笙点了点头,知道朱家兄妹要消化一下这件事情,便先告辞离开。

    “阿兄,”朱红玉一把抓住朱弦的手,脸上神色空茫,“小满方才说的可是真的?我这心里扑通扑通的,竟不知道是怎么了。”

    朱弦也缓了缓神才肯定的对朱红玉道:“是真的,咱们要回去了。”

    朱氏兄妹一时都沉默下来。

    他们进谢家的目的,就是为了能随谢家一道回京,借着谢家的势,完成自己复仇的目的。如今临到头来,期望已久的事情摆在面前,他们心里都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并不全是欢喜。

    离了谢家,这样的康平日子是不是就再也没了?

    朱弦反手握住朱红玉的手道:“等太尉倒了,咱们也把这样的日子经营起来……”

    朱红玉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遗憾。便是太尉没倒,这样的日子难道就过不得了吗?也罢,母仇未报,忧患不除,哪里来的安生日子过呢。

    朱红玉眼中带着晶莹,柔声周口市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道:“既是这样,便不必泡杨梅酒了,让人做成蜜饯果子,到时候带着路上吃。”

    谢笙一路到了李氏所居的正院。

    谢侯和周老爷子还在说话,屋子里便只有李氏、周夫人和大姐儿。谢笙先行了礼,又说了朱家兄妹不过来了的事情,才坐下安生说话。

    “也不知是福是祸,”李氏叹了口气,同周夫人道,“养了那两个孩子三年,也算是用了心的。也只这一年才好些,先时我见了那两个孩子,竟不敢想是朱家的。”

    “谁说不是呢,”周夫人也道,“当年朱王妃在诸位王妃之中,也是数得着的人物,谁能想到呢。”

    谢笙听着这声儿,不由问道:“娘、姑祖母,朱王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朱王妃啊,当年也是个温柔贤良的人物,更是个四角俱全的姑娘,”周氏与朱王妃见得多些,也有几分交情。

    李氏想着谢侯说过的,谢笙回京之后,可能发生的那件事情,便和谢笙往深了说几分。

    “你爹和你姑祖父定然说皇上对朱王妃情深义重,是也不是?”

    等谢笙点头,李氏才继续道:“这些事情我本也不想和你说道,只是回京之后,会遇到什么,也没人能预料得到,如今想想,不如说些与你记在心里,日后大了再慢慢品也是无妨。”

    李氏又看向大姐儿:“这些话于你弟弟不过是个知道,可到了你这儿就得往心里去了。”

    大姐儿也忙应下,表明自己一定会仔细记着。

    “朱王妃身份尊贵倒是尊贵,其实也再苦不过。分明有个芝兰玉树一般的长子,却被人害了。身为明媒正娶的正妃,如今竟是妾身不明的地位,日后便有再多补偿,心里焉能不苦?”

    就像是医生和患者看待郑州市治疗羊羔疯的方法问题的方式不同,谢侯和李氏也是从各自的角度和理解来看待这个问题的。

    有灯火渐渐近了,一只莹白如玉的手轻轻掀起了谢笙的床帘。

    “娘?”谢笙一眼就瞧见了自己母亲。

    李氏显然也对谢笙此时的清醒觉得非常惊讶,拢了拢自己披在肩头的外衫,将灯火放在了床边的小几上,制止了谢笙起身的动作,又为他掖了掖被角。

    “今儿是怎么了,这会儿还没睡熟。”

    “白日里听了朱王妃的事情,有些睡不着,”谢笙第一次知道,这么晚了,李氏还会来看自己一回,“娘怎么过来了,夜里冷得很,快回去睡吧。”

    “不看看你,我也睡不踏实,”李氏索性上床挨着谢笙躺下,轻轻的拍着谢笙,小声道,“朱王妃的事情,你听一耳朵也就是了,若日后果真进宫,别犯了忌讳就是。”

    谢笙主动往旁边挪了挪,给李氏空出了些位置。

    “娘,爹说皇上喜欢朱王妃,可您说朱王妃苦,孩儿心里总是想不明白。”

    其实哪里是想不明白,不过是因为宫斗剧洗礼,谢笙想的比一般小孩子多些。谢侯和李氏说的都比较浅,谢笙晚上睡不着,想着想着,就有些细思恐极了。

    “娘说的不过是些谬论,若同人说起时,你只按着你爹的说法说便是,”李氏叹了口气,到底轻轻对谢笙道,“太子生母高贵妃,是皇上当初的侧妃,打从一开始,就是宠冠后宫的人物,便是当初的朱王妃,也不得不避其锋芒。你日后若是见着了,必须谨守规矩,万万不能被她拿住了把柄。你长兄的母亲小杨氏可是她的亲表妹呢,还……”

    宠冠后宫高贵妃啊,似乎太尉也是姓高的?谢笙觉得自己似乎又阴谋论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