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拍案说法 > >正文

死亡公交车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489章 锦衣卫地牢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3 来源:盐城新闻网
 

    ♂。

    我一愣,朝着女子看去,这女子竟然就是那个在街道上袭击我的人,回来的路上有锦衣卫报告,说是这女子被劫走了。

    但此刻又被叶之燃给劫了回来。

    我说:锦衣卫禀报,说是有一个戴着黑色斗篷的高手。把这女子给劫走了,你是怎么劫回来的?

    叶之燃说:我命令全程锦衣卫散布各地,当这女囚被劫走的一刹那,我就收到了消息,迅速就赶了过去,与那人过了几招。

    我身子前倾,连忙问:那人功夫如何?

    叶之燃抬头,说:是个高手!

    那就对了,触须人头的尸体肯定是个高手,虽然我没跟他的尸体对过招,但是能和第一武神并驾齐驱。这种人不会是泛泛之辈。

    那你打赢了他?我有些惊讶,虽然我知道叶之燃也是大内高手,但是打赢黑色斗篷高手,我觉得有点不太可能。

    不过叶之燃还是说:属侥幸胜得一招,将其击退,这才将犯人重新抓回。

    我一拍桌子,振声说:好!之燃,你做的很好,我一直都没有看错你,把这个女人给我押到锦衣卫大牢!

    犯人被劫走的过程中。再被劫回来,这种事情还真是少见。虽然我不知道过程是怎样的,但我知道这一定不是容易的事情。請用小寫字母輸入網址:Нёǐуапge.сОМ觀看最新最快章節

  &我老爸有癫痫病,我想问问这个病能治好吗?nbsp; 叶之燃,我这一次要为他所做的事情点赞!

    放了刚拿在手中的书本,我当即移步,朝着锦衣卫大牢走去。

    没人知道,锦衣卫大牢,其实就修建在我们住宅的地,这一片区域里,住着很多锦衣卫,而且有那么一部分人。官职比我还高。

    有时候我都在想,这些锦衣卫是不是都心理变态,整天睡在大牢的上方,也不怕做噩梦。

    等我从地牢入口走进去之后,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腥臭味,这是那种肉质腐烂之后,所发出的臭味,以及血液放置的时间久了,散发出来的腥味。

    所有的味道融合在一起,真是让我猛的差点呕吐出来。

    我从怀中抽出刺绣手绢。捂住了口?,这才继续往走,朝着周围几个锦衣卫看去,这帮人一个个面不改色,果然早就习惯了这种地方,这种味道。

    刚才带来的那个女子,在哪?我问身旁的锦衣卫。

    这锦衣卫说:千户大人,请随我来。

    这地牢挺大的,从石梯彻底到地牢之后,我朝着四面八方看去,墙壁上插满了火把,整个地牢里的光线非常充足,我站在石梯的入口处都能明显看得很清楚。这地牢,真大!

    不知修建了多少间牢房,多少个审讯的地方,敢情这些锦衣卫可真不少抓人。

    走了大概两分钟,我们绕过一间间关押囚犯的地方,我朝着左右两侧的牢房中看去,那些犯人无一不是目光呆滞,面无血色,而且根本不敢跟我对视。

    我的癫痫频繁发作怎么办眼光扫到他们脸上的时候,他们会立马低头,生怕我多看他们一眼,就会令杀了他们。

    他们的人生,已经被折磨出了阴影。

    我忍不住叹了口气,我一个人是无法改变整个社会的,除非当上皇帝,但当上皇帝这种事,那是不可能的,历史上是没有出现过刘明布这个人的,其次,就算是我扭转时空来到这个朝代,也不能乱来一气。

    等我到了捆绑那个女人的刑架前,见她被绑在一根人字形刑架上,此刻低着头,一言不发。

    这完全不是我以前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女子瞪大了眼睛,大骂狗官一类的话。

    在锦衣卫地牢之中,很少有人骂,因为锦衣卫会有一百种方法让他们闭嘴,而他们,无可奈何。

    身后的锦衣卫连忙给我搬来了一个凳子,我一撂飞鱼服裙摆,当即坐了来,轻声问道:你们来了多少人?

    她看了我一眼,都没理我。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身旁的锦衣卫忽地抬手朝着她狠狠的扇了一巴掌,大声骂道:千户大人跟你说话,你是聋子?

    话毕,他抡圆了膀子,准备再打一巴掌,我连忙阻止,说:哎哎哎,别打。凡事没必要用打来解决。

    那名锦衣卫赶紧退,我对这个女子说:咱俩好好聊聊,行不?我也不打你,不骂你。你也没必要记恨我,毕竟咱们以前无冤无仇,我也没杀你家人,你说对不?

    这女子一听,眼神当中似乎有些缓和。

    我一看有机会,就继续说:你为文刀凌云卖命,导致女性羊羔疯病的原因有哪些?无非就是收了他的钱,又或者收了他的好处,可你杀我的原因或者动机呢?你自己何曾考虑过?我们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为了一点好处就杀我,值吗?

    这女子忽然咬着牙说:我并不是为了好处采砂你的,我也是迫不

    说到了这里,女子忽然不吭声了。

    我隐隐觉得这里边大有文章,我说:你看,现在这锦衣卫天牢里,没人能进来,也没人能出去,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沟通,你说对不?

    你还是杀了我吧。就这么淡然的一句话,这女子就不再吭声了。因为她发现了一个特点,她知道如果再继续顺着我的思路说去,那么她就快要被我洗脑了,一旦洗脑,就会把所有东西告诉我。

    旁边的锦衣卫,手都痒痒了,看样子是还想上去甩她两巴掌,我说:你看啊,很多时候,没必要走弯路的时候,咱就走直路。我不让锦衣卫打你,不让他们给你上大刑,你就提前把所有的一切告诉我。不要非得等到打你之后,折磨你的**和心灵之后,你再说,那多不划算,对吗?

    她冷笑一声,说:既然做这件事了,就不怕什么样的后果,折磨我?怎么折磨?无非就是大刑伺候,严刑拷打,再不济就是**我,侮辱我,除此之外又能如何?

    哎呀我去,这思想觉悟,简直是尼玛何等的卧槽。

    不得不说,文刀凌云还是很厉害的,我承认他的洗脑本事,比我强大太多了,他培养出来的人,可以说是死士。

    真真正正的死士!

    我不怕软的,不怕硬的,就怕这种什么都不顾及的,而且不止是嘴上不顾及任何事情,就是真的大刑伺候,也照样不怕。这种人是最可怕的。<湖北都有哪些有名的癫痫医院br>
    我盯着她,盯着她的双眼,看了良久,她刚开始和我目光相对,但片刻后就再次挪开。

    我在分析她的内心,我在思索,她究竟想怎样。我在思索,究竟该怎样才能打开她的内心世界。

    在与文刀凌云的这场博弈里,我需要帮手,尤其是需要这种文刀凌云派来的帮手。

    想了良久,我起身,淡然的说了一句:把她关押在条件最好的牢房里,每天给她最好的食物,给她最好的待遇。

    说完,我转身离去,旁边的锦衣卫都傻了,赶紧追上来跟我确认我刚才说的。

    我瞪了这锦衣卫一眼,说:就按照我说的办,没听懂吗?

    锦衣卫赶紧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

    我要一盘棋,一盘很大的棋,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炸不开的石头,我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溶不化的金子。

    离开了天牢的时候,正巧遇上苏桢,她着急忙慌的在房间里询问所有仆人,打听我的落,但是仆人们没人知道我去哪了。

    见我回来了,苏桢立马冲过来,拉住我的手说:阿布你快跟我来看看,元宝的身体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一听这话那还了得?元宝是谁?那可是几百年后我的师傅,老祖!我怎么敢让他出问题。

    等我跟着苏桢跑到元宝房间之后,映入我眼帘的一幕,让我吃惊不已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